龙城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26320|回复: 430

我这反复轮回的前半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6-21 1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从小就过着勤俭节约的生活,相对的,因为父母的忙碌,让我从小就学会照顾自己。从我上学前的时候,就开始自己做饭,搭着板凳在炉台上煎鸡蛋。
  不过,这一切的普通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,或者说,在那件事情发生以后,我的生活多了一点色彩。
  在连续两次险些丧命的事情以后,我渐渐的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我在其他人眼里依旧是个乖小孩,而在一切猫狗的眼里,似乎有着奇怪的东西在我左右,甚至在我体内。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21 17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一次遇险,是在茅浒洲四周那接近干涸的河道里。
  那年暑假,我跟着老妈到了茅浒水乡附近的舅舅家,到处疯玩,包括去接近干涸的涟水河。
  我那时候还不太会游泳,连狗刨式都不会。
  那天天气很好,我和表兄弟危力平很开心,因为每个水潭里都有好多小鱼,岸边到处有漂亮的石头和贝壳,以及泥巴上的水草和螺丝,让我们什么都要去摸摸看看。
  面对大大小小的各式水潭,我们自然不肯放过机会,也忘记了大人不许玩水的告诫,于是我们玩着玩着便相互离开了各自的视线。我一个人溜到一个自己看上去很干净很喜欢的水潭处,然后试着慢慢的走下去......不幸突然发生,我一下子整个人都陷入进去,一秒钟的时间便被潭水没顶了。记得落水的时候有那么一点呛鼻子,但是突变带来的刺激感很快就把这些不适给忽略了,只觉得突然眼前一片漆黑,感觉是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我眼睛,下陷的坠落感是那么新奇入胜,一瞬间我也害怕的想到自己难道会去到另一个世界了吗,于是一边使劲的睁眼,想看看是怎么回事,当我眼前恢复明亮的时候,发现周围全部都是水草和鱼,而且还是流动的水,我到了哪了呢?
  很快我就被呛水了,游泳的都知道,在这个情况下保持冷静是很重要的,于是我放松身体,手脚打开,想平躺着浮在水面上,然后稍微滑动下就可以上岸了,但是奇怪的是,无论我怎么努力,我始终是直立在水里,感觉就是有人在下面拉住我的脚,但却又并没有被再拉下去的感觉,尽管下面都是松软的河泥。我那时候也不懂憋气,而且还呛了一口水,本能的在水里挣扎,渐渐的没力气了,而且又呛水呛了好几口,心想我不会就这么淹死了的时候,仿佛凭空伸过来一双有力的手就把我拉了上去,顿时整个人都舒畅了,那些滑腻腻的水也顺着鼻孔流了出来,热乎乎的。躺在岸上以后,我发现自己躺在有水缓缓流过的河床边了,稍微偏过头就看到危力平在好远之外的水潭边玩,整个河床上除了我们两,没别人了。大中午的,人家都在家里睡午觉啊!
  后来,我也没怎么在意,继续和表兄弟乖乖的在水边上玩,一直到身上的短衣裤晒干才回家。
  很多年以后,我都奇怪,我明明陷入到了一个水潭,但是为什么会突然间就到了河水流动的区域,就算是能遁地也不可能啊,因为水潭距离河道应该有一段距离的,而且当我想到当时确实没其他人的时候,我不惊倒吸了一口冷气,难道当时救我的不是人?当时在那玩的就我们两人,那么,那位救我上岸的即真的非人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21 17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哇……抢到板凳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21 1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次临死经历以后,我的世界观彻底的颠覆了。
  游泳回来后不久,我就感冒了,很严重很严重,但是小孩子精神好,一样的到处蹦蹦跳跳,只是跳起来落地的时候头会很痛很痛。
  我妈自然是带我去看医生。
  那个所谓的医院,是以前的食品站改造的,人员也是乡里的赤脚医生开的,医生给我开了点药,然后就打针,似乎在那个年代打针治百病,当然,感冒就打青霉素。
  青霉素大家恐怕都知道,在注射之前都要经过皮试,因为不做的话万一过敏,针都还没抽出来,人就可能已经死了。
  我当然也做皮试,当然,也打了3针,所有感冒症状都几乎消失了,剩下最后一针巩固治疗。
  我下午不上课,因为老师都罢课去要工资了,但是学区也好,乡财政也好,都不是有钱单位,又哪里来的闲钱给你们乡里的穷老九发工资呢......所以我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,然后自己一个人去打针。
  正要出门的时候,老妈回来了,然后老妈带着我陪我去。到食品站门口的时候,遇见了刚出来的舅舅,他当年还是小伙子,高烧41度半还到处溜达,跟没事一样,我妈送我去进去以后,就在门口和我舅舅聊天,本来说是要去田里扯草的,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去。
  我打针出来以后,感觉很不爽,觉得胸口很闷,然后刚睡醒就又想睡觉。然后我跌跌撞撞的走到门口,看到老妈舅舅还在那里,就走过去,对我舅舅说,舅舅,我觉得胸口还闷。
  老妈和舅舅一看到我,脸色大变,我舅舅一把抱起我,就往里面冲,扯着嗓子大喊,医生,我外甥刚才打了青霉素么噶这样子了!!然后我就听见周围的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我那个时候已经是半梦半醒的状态,我只知道我被趴着放在床上,裤子被褪下,我从嘴里挤出几个字,又要打针啊。然后就睡着了,恩,我的感觉的确是睡着了。
  我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梦,梦里五颜六色的很漂亮,我就在那里走啊走啊,而且越走越好看,我也很兴奋。突然我感觉嘴巴里面很甜,好像有糖水一样,抬头看是一个吸管,软管的那种,我开心的吸啊吸啊,但是吸了几口管子就往回跑了,我就去追它,追啊追啊,好不容易咬住了,但是周围漂亮的景色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围观的人群,还有我那抹泪的老妈。
  我就和刚睡醒一样,还没什么精神,但是嘴巴里的糖水管子还在,索性闭着眼睛吸糖水。后来似乎是恢复了,人群也走开了,医生也说,可以走了,我舅舅这才背着我往家走,但是我的感冒症状又出来了,头痛,鼻涕,咳嗽全来了。比起之前的胸口闷更不舒服。我爬在舅舅背上,想睡觉但是鼻塞弄得我没睡意,就眯着眼睛到处看。看着看着,感觉周围的环境似乎和平时不一样,但是不一样在那里又说不出来,就好像清明上河图,又多了好几十个人的那种感觉,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。
  当天晚上,我才反应过来,那多的几十个,并不是人,因为我看到他们从墙壁里面走出来,然后又有人走近墙壁里面去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21 1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那以后,我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但是我不敢说,因为我知道大家都看不到他们,如果我说出来的话,只会被当做神经病,而且我还是学校里面的优等生,这些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。
  只不过,他们很烦很烦。
  导致我小学6年,鲜有几次体育成绩及格。
  跑步的时候,我怕会撞到他们,跳远的时候我怕会踩到他们,弄得我做什么都是蹑手蹑脚的,虽然碰到他们就和碰到空气一样,但是和他们穿身而过的话会觉得很冷,不自觉的发抖,我不知道冒冷汗打冷战是不是因为这个。
  小学的时候我有一大群伙伴,他们很喜欢我,当然,我也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玩,他们喜欢我的原因是因为我的成绩好,我喜欢他们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像那些死读书的那么纠结,一本正经的少先队队长的作风。我和他们一起抢过小朋友的钱,一起偷过小商店的零食,一起玩各种乱七八糟的游戏,一起去偷过别人家的红薯腊肉然后用废纸和树枝烤着来吃。
  还有,他们喜欢我的最大的一点是,他们可以和他们的家长说找我问作业,然后光明正大的出门玩耍。更多的时候是带个篮子说去打猪草,其实是去了河里玩水(石狮江东支流)或者沙滩上玩纸牌,最后快天黑了妈妈们在大叫我们吃饭才随便撸几把青草回家。
  我和他们其中之一很要好,有一个叫唐明的家伙,他是我当时看到的身上发光最亮的一个人,对了,我还能看到人身上有一层发亮的光芒,颜色各异。唐明配合他阳光板的笑容,很闪耀。
  不过,当六年级以后,每当我看到他的时候,他身上的光芒就黯淡一点,一直到后来成了暗灰色。那个时候,看了那么多人的光芒,我自然也明白一点,就是他日渐憔悴,虽然在其他人眼里他没什么变化,他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  一直到他邀请我们去他家里玩,我才知道原因是什么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21 19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没写完,期待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21 19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去过他家的小伙伴,都说他家里很凉快,当时三伏天热到我们不行,听到他邀请我们去家玩,都很开心。。虽然远了点,我们一大群小伙伴就属他家最远。
  等到打开他家厚厚的木板大门的时候,我才知道他家凉快的本质。
  因为他家里有好多好多至少在当时,除了我以外,其他人都看不到的东西。
  我站在门口,警惕的在想我到底要不要进去,但是为了维护我优等生的形象,以及我少先队员的觉悟,我如同踏进了坟场一般进了他家门,享受着那些东西带来的凉爽的冲击。
  我在他带领下,去了他房间,同样,他房间也是满满的。。。不过相对于堂屋,少了很多,其实说他们很多也不确切,也就十来个,好像是一个大家子一样,我现在回想起来,他们那十来个人,大概是被灭门,而且还是在一瞬间,所以他们依旧在做他们平常的生活琐事,而且看不到我们,其实我也不知道看不看得到我们,只是他们那种状态让我觉得他们看不到我们。
  在人群中间,我发现一个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人,是一个少年,但是穿着与众不同,像是古代人,但是又和电视上演的不一样。
  不过,我看到唐明接近他的时候,他身上的光芒就稍微明亮了一点,但是很快又黯淡下去。
  写到这里我不禁有点难过,如果一直以来,我不保持沉默,或者我我有着被众人歧视的也不在乎的气势的话,或者唐明也不会这么早死。
  唐明的死因是心跳突然中止,好像一部电脑,突然断电了一样,只是和电脑不同,我看着他倒下去,却再也叫不醒他。
  唐明的死让人很意外,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,只有我知道。
  因为我知道唐明家里的特异,所以我后来经常有事没事就找一些特别亮的朋友们去家他家里疯,我想的是人多可以把那些人赶出去,实际上,那些人也是越来越少,一直到没有,朋友们都在抱怨,说 他家里是越来越热,再也没有以前那种特别凉爽的感觉。
  而唐明身上的光芒,也逐渐恢复。
  那层光,我的直观感觉就是地球的大气层,抵御宇宙射线那些用的,而那光,就是抵御那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的入侵。
  但是唐明死前一周,他身上的光芒锐减,常年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少年也不见了踪影,我很担心唐明,所以找到他询问他的身体状况,我很着急,因为我看到他的光在用我所能看到的速度一点一点的分解崩塌,当唐明对我亮出他的肱二头肌的时候,他的光彻底的消耗殆尽,而唐明的生命也就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一刻。他的身体直接倒下去,但是他本身并不知道,一直到他看到满脸泪水,关切的想要问我为什么哭的时候,他看见了他倒在地上的身体。
  他冲我笑了笑,虽然是鬼了,但是依然那么阳光。
  他对我说,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有鬼,而且想不到自己也突然变成了鬼,你居然能看到鬼,还瞒了我们那么多年。
  这个是我第一次和鬼接触,他的声音并不是通过空气传播,而是直接传入我的大脑。
  当唐明对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那个少年又出现了,唐明看到那个少年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,跟着他走了,从此,就算是鬼,我也再没有见过唐明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21 20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。很喜欢~  继续写。我来关注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21 20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边看士兵突击,一边胆战心惊地看帖子,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21 2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朋友的鼓励。虽然涉及到一些唯心与有关死亡的东西,但还是打算续下去吧。
唐明死的那一年,我们刚好念小学六年级。
小孩子是不会被一件伤感的事情给纠缠很久,但这个并不是没良心,只不过能忘记悲伤,或许对于死去的人来说,他们也能安心。
我们的小学,是一个祠堂改造的,很多地方都保留的比较完好,比如校门,大堂,即使是一块长条形的铁块也是铃声悠扬直达两公里以外。
我一直学习好,所以老师都对我很好。
记得唐明死后不久,我们可爱的老师在无意间挖苦一位成绩不好的同学,说他给我垫鞋子都不够格...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即使随便考试一通,即使是打80多分,也会是班上的第一名。记得当时那位同学听了老师的话,马上面如死灰。下课以后,另外几个同学又和他一起闹,不知道什么原因打了起来,打着打着,就打到我这里来了,结果很不幸,外公买给我的新文具盒一下子被他们摔到地下踩瘪了。
说着说着又要回溯两年以前,一位同学无意间吧我的保温盒碰到地下打烂,结果被一位新来的老师揪着双耳往墙上撞。
这次文具盒被踩,我看那同学的气色很不好,惨白惨白的,尤其是他的光,散发着一股惨绿色啊~便更加不想去告诉老师了,所以只好一个人忍着委屈,等到放学回家让老爸拿钳子扳正了,也还可以勉强用着。
第二天,那同学居然就没来上课了。然后第三节课的时候班主任似乎很着急,让我们自习,接着看见校长和好多老师一起出去了。一直到中午,我们才知道,原来我们那调皮的同学在家喝农药自杀身亡了。我不由得目瞪口呆啊,不会是因为踩了我的东西吧,我也没要他赔啊,心里真的是特别不舒服!
过了几天,同学们在传说是因为他家里比较喜欢他妹妹很多,然后跟家里吵架还是怎么的.....反正与我无关。唉,终于放心了!多么调皮可爱的小男生啊,长得很机灵的样子,记得他妹妹在我们隔壁班上,小时候就是一个美人胚子了。

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湘乡网 ( 湘ICP备05001275号

GMT+8, 2017-3-29 19:10 , Processed in 0.249600 second(s), 9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